博客首页  |  [述明]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述明  >  未分类
中国人应该信点啥?

59580

我们常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是因为专制体制摧毁了中国人的信仰和道德体系。那么,今天的中国人到底应该信点啥?
所谓的“专制体制”,首先是指“信仰专制”,就是把某一党派的信仰或学说作为唯一正确的理论根据强行要求人们去信奉和尊崇,一旦人们有反对它的言论和行为就会采用暴力手段加以迫害和消灭,人们没有思想、言论和信仰的自由。信仰自由是现代文明社会人们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也是与传统封建社会的区别所在。
与传统社会不同,当今世界是多元化社会,各种思想文化和谐共存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时代潮流,任何思想文化都不可能是唯一正确、永恒不变和必须去遵奉的,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更何况它已经被证明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伪科学。就算它是唯一正确的,采用暴力手段强迫人们去信奉的方式也不可能是正确的。那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的强盗逻辑,只会遭到人们的抵制和反抗,而不管它正确与否。因为任何时候,强迫都是人们最难以接受和注定会被强烈排斥的,而无论它的目的是好是坏。
理想和动机再美好,也不意味着必然带来好的结果,因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往往会动摇人们心中追求真理、判断是非的标准和信心,差距越大,理想中的真、善、美就离人们越远,而现实中的假、恶、丑却会越来越近。
人们只有在自由、和谐、宽松的环境下才能最大程度地去探索和追求真理。高压政策只会抑制人们的创造力,使社会发展的步伐放缓,使中国与西方的差距越拉越大。高压政策不仅扼杀不了人们探索未知领域的动力和追求真理的勇气,阻挡不住历史的进程,反而会提醒人们:官方所推崇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如果它是真、善、美的,那政府为什么还要强迫人们去接受呢?就像商家越是吹捧自己的产品好,顾客就越不想买他的东西一样。
那么,什么样的理想或信仰与现实最贴近呢?那就是:最能体现人性、最贴近现实(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信仰。
所谓的“体现人性”、“贴近现实”,不是说你有多么虔诚,天天吃斋念佛、诵经祈祷,或信奉的人多就是体现人性和贴近现实,而是指对人性的认识程度。这一点,包括佛教和伊斯兰教在内的所有宗教都不如基督教。因为它与其它宗教的最根本区别在于——“人因‘堕落’而有‘原罪’”的信念。而这一信念,正是人认识“人的真实存在”所不能回避的,是人认识自己和改造世界的前提。
没有经历过人世间最深重苦难的民族是不会对人性有如此透彻的认识的,而如果人对“人性之罪”没有深刻的认识和反省,人们是不会创造出一个“神”来约束人的罪恶和祈求得到神的救赎的。无论这个神叫什么——即使不叫上帝,它也会叫别的什么——它都会真实地存在于人们的心里,并通过神的超验性、抽象性、绝对性和唯一性,使人们只敬畏神、信仰神,拒绝除了神以外的所有偶像崇拜,进而使人们由对神的敬畏和信仰转化为对真理(道德和上帝的律法)的敬畏和信仰,进而转化为对自由和平等(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子民)的信仰,最终树立起探索和追求真理的西方精神。这就是西方走向文明富强并主宰世界的文化渊源。
佛教和伊斯兰教等都没有“原罪”一说。人们找不到苦难的根源(人性之罪)和抑制“原恶”的方法(创造神),也就无法摆脱苦难、战胜邪恶和带来希望。在信仰的方式上,佛教和伊斯兰教都存在着要么晦涩难懂,远离大众,要么脱离现实,流于说教的问题。
而中西方文化最本质的区别恰恰就是在这一如何看待人性的问题上才产生了文化和思想意识的巨大差异和冲突,其结果是明显不同的:犹太人因认识到“原罪”而创造了上帝,祈求上帝来惩罚和救赎邪恶的人类;西方人因信仰上帝而学会了崇尚真理、自由、平等、民主和法治;中国人则因“道德仁义”而悟出了“孝”,又因“孝”而泛化出“人性本善”,继而用“善”来掩盖人性之“恶”。于是,“人性本善”就成为了专制统治者欺骗、戕害中国人民的工具。于是,得意者骗人——信儒(孔孟之道);失意者被骗——信佛(释迦摩尼)。骗人者心悸,被骗者心灰,于是,二者最后都要遁入佛门,方觉神宁。
早在16世纪,法国人波斯特尔在他的《世界的和谐》一书中就说:“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宗教”,因为他对基督教真理的信念来自于它“是一套可以证明的道德真理,而不是一套武断的神学主张”。
关于基督教与人的关系,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一书中指出,人的本质既是宗教的基础,也是宗教的对象。人对上帝的意识就是人对自己的意识,人对上帝的认识就是人对自己的认识;上帝的本质就是人的本质,神学就是人本学。宗教是人类的精神之梦,是人的本质的异化。所以,邓斯·司各特说,神学是一门科学。它的科学性在于它的实践性。
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一书中说,神让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宇宙中神耀眼的光芒”,还有“神奇妙智慧的证据”——牛顿在写给理查德·本特利的信中向他解释《数学原理》的主旨时曾这样写道:“在我撰写那探讨我们的系统的专著时,我曾着眼于一些原理,它们能促使深思熟虑的人相信上帝的存在。当我发现这本专著有这样的效果时,再也没有什么事能令我如此高兴了”(麦格拉斯《加尔文传》)。
中华民族要想复兴,当然不能走西方的老路,再花上几个世纪的时间去搞什么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思想启蒙,而是要汲取他们成功的经验,直接把民主、法治、宪政等普世价值拿过来为我所用。但前提是:我们必须在全民族树立起对自由的信仰,而不是什么政治说教。
因为自由是高于人权、民主、法治等等一切理念之上的最最上位的信仰;同时,自由还是最能体现人性和贴近现实的信念。
因为自由的理念一旦被人们普遍接受,便可以使社会迅速地朝着尊重人权、民主和法治的方向转变,民族复兴也就指日可待了。
我们更不需要去信仰上帝,尽管上帝(宗教)是西方人的启蒙老师,不但教会了他们信仰真理,还给了他们自由。
因为西方人探索真理的智慧和勇气是在上帝给了他们自由——通过宗教改革争取到了信仰自由之后——才进入思想启蒙和现代科学技术发明时期——而得到的,否则他们无法冲破中世纪的黑暗,也不会有后来的启蒙运动。可是在启蒙运动之后,西方人学会了依靠人的自由意志和理性去思考问题,于是他们把上帝抛在了一边。所以,我们也无需再聆听上帝的教诲,而是直接信仰自由便足够了。
因为,只有自由才能引导人类社会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